楚狂祁官

红衣艳鬼,削骨为笛

那是好多年前的明亮少年
也会暗暗想着
如何遇见你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但终究
不过是一段尚未萌芽
就被自卑掐死的年岁

那天凌晨
在将近第两千个日夜后

他把自己撕碎了给我看

我也该醒了

一个梦的落下罢了

愿我出走半生
归来时仍是翩翩少年
仍可鲜衣怒马
肆意张狂

血肉饲厉鬼
长剑饮狂风

Hey guys

我曾以为
自己足够坚硬
然而夜深人静
卸下所有白日的伪装
才知道思念的沉重



一杯遥敬回不去的年少
一杯埋葬兵荒马乱的青春

山低海浅
何惧路险

孤镇十年

曾教玫瑰含泪颔首

我却缄口

热泪长流

漫漫迷途
渡口何处 ​​​